边境开放推迟,海外新西兰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新西兰生活网】政府推迟了重新开放边境,这一决定对滞留在海外并迫切希望返回家园的新西兰人造成了又一次打击。

Omicron 变体的威胁促使政府推迟了从 1 月中旬到 2 月底从酒店管理隔离到在家自我隔离的阶段性转变,现在 MIQ 隔离的时间从 7 天增加到10.

这对于海外新西兰人来讲,又是最新的一个障碍,在圣诞节前,没人愿意收到这种礼物。

新西兰公民苏珊·托马斯 (Susan Thomas) 和她的丈夫收拾好行李,搬进海滨别墅,订好了从西澳大利亚州回国的机票。

“我们辞去了工作,卖掉了汽车,收拾了房子,订了 1 月 14 日的搬家工人,订了 2 月 6 日从珀斯起飞的航班。 ”

顺德家具

但是 Covid-19 响应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昨天宣布,强制管理隔离将持续更长时间。

“内阁已决定将来自澳大利亚的人的自我隔离日期从 1 月 17 日推迟到 2 月底,以便我们可以加速推出加强针疫苗计划,并在我们能让入境的人在家里隔离之前,让尽可能多的人接种疫苗。”

这意味着苏珊和她的丈夫现在又必须进入 MIQ 抽签系统,和其他数十万被拒之门外的新西兰公民一起拼运气。如果他们被运气砸中,得到一个隔离位置,他们也将不得不在隔离设施中度过整整 10 天。

但她担心这个“球门柱”又会再次移动。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说:“我觉得我们不能相信政府会像他们说的那样会在 2 月底开放,我们认为又会改变。”

“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新冠疫情的州。大家都知道,西澳大利亚州已经被封锁了,基本上两年了。我们在黑德兰港(他们居住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 Covid。”

Grounded Kiwis 组织表示,对所有返回的新西兰人实施一刀切的边境限制是不公平的。

天马运输

发言人亚历山德拉·比尔特(Alexandra Birt)表示,并非所有入境新西兰的人都具有携带 Omicron 变体的相同风险。

“我们再次感到沮丧的是,MIQ 又被用作一刀切的刀子,”她说:“没有关于人们从哪里返回的基于风险的评估,例如,如果他们接受了加强针会不会另外考虑?这些都没有考虑在内。”

“政府只是轻按一下开关,要么开闸,所有人不用隔离就蜂涌而进,要么拉闸,一个都走不了。”

比尔特说,他们组织理解来自高风险国家的人可能需要进行有管理的隔离,但表示一刀切的方法是不合理的。

克里斯·希普金斯承认,这对海外的新西兰人来说不是“好消息”。

他昨天说:“我很抱歉我们没能接预定计划进行。”

“尽管如此,现实之一是 Covid-19 继续给我们带来新的挑战,我们会努力给大家提供确定性。”

希普金斯表示,政府将与航空公司合作,确保从 1 月中旬开始预订从澳大利亚起飞的航班的人可以获得管理隔离的位置。

染发霜

新西兰航空公司昨晚在政府宣布后取消了约 120 个航班,估计影响了 27,000 名乘客。

阅读更多:新西兰航空一口气取消了120个航班,因为边境重新开放计划推迟

2022 年 1 月 17 日至 2 月 28 日期间从澳大利亚飞往新西兰的所有现有免检疫航班将被取消,并且可供预订的航班也有限。

仍然想要前往新西兰的人们需要在预订隔离航班之前订到一个隔离房间——但昨天隔离房间预定也被取消了。

商业、创新和就业部表示,现阶段下一次隔离房间发布时间为 2022 年 1 月 6 日。

亚历山德拉·比尔特说,这让新西兰人被困在海外。

“人们只能等到最后,无法制定任何计划,也无法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对于我们中的很多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

比尔特说,该组织会提供尽可能多的心理健康支持,但人们也需要经济帮助——而这是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