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倍市场价租用紧急住房,MSD部长却辩称一无所知

卡梅尔塞普洛尼(Carmel Sepuloni)。(来源:rnz.co.nz)

【新西兰生活网】社会发展部在未经任何审查的情况下将 3700 万纽币的款项支付给了私人住房机构,反对党要求追究责任,而部长却辩称对此一无所知。

审计长的一份报告发现,政府支付了 3700 万纽币,租了私人住房用作紧急住房,却没有对此进行任何检查。社会发展部(MSD)部长卡梅尔·塞普洛尼(Carmel Sepuloni)辩称对此一无所知。

而那些安排住进这些住房的无家可归者却反馈说,住的地方条件很差。“窗户被砸碎了,前推拉门无法锁上,床上用品全湿了。”

而政府在两年半的时间里,按市场价格的五倍给这些房东支付了房租——而这些房屋被认为几乎不适合居住。

顺德家具

卡梅尔·塞普洛尼说她不知道此事,而且她说她没有审核这笔支出。“这不是他们在技术上需要我签字的事情。这是我希望我能监督的事情。”

她的这番言论引起了包括 Monte Cecilia Housing Trust 首席执行官伯尼·史密斯(Bernie Smith)在内的整个行业人士的怀疑:“我本以为部长应该知道那种支出。”

Māngere East Family Services 实践负责人阿拉斯泰尔·罗素(Alastair Russell)同样表示很惊讶:“我很惊讶她不知道这一点。我认为任何解决无家可归问题的举措都会与她的高级管理人员讨论过。”

但塞普洛尼表示,这起事件发生在 2017 年,当时是由于住房危机导致社会发展部承受了巨大压力:“住房危机是真实的,他们做出的这一决定事后看来并不是正确的决定。”

但此事自从曝光以来,没有任何后果,也没有人因此而失业。

Food 4 less

反对党说这不行啊。

“我真的很想确保在社会发展部内有人对此担责,”其中一人说。

另一人说:“在阿尔登政府的领导下,(任何渎职都)没有人负责。这正在成为她的标志之一。”

卡梅尔·塞普洛尼在接受 Checkpoint 采访时说,她坚持认为直到 2020 年 7 月她才知道这笔资金被用于私人租赁。

而其实在 2020 年 5 月,这家最大的私人住宿供应商 Silver Fern Properties 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该电子邮件已发送给总理并似乎已转发给她。

天马运输

该电子邮件详细说明了与社会发展部的合同安排相关的问题。它解决了社会发展部提出的一些关于出租物业供应和成本的担忧。

塞普洛尼说,她并没有在此事上撒谎。“如果你有证据表明某些事情不是这样,那么我会很想看到它并会调查它。”

塞普洛尼说她相信这笔钱将用于紧急住房特殊需要补助金。“我所没有的关键信息是,他们在某些情况下决定使用短期私人出租物业,因此我被排除在外。”

她说,她在 2020 年 7 月发现了这种做法,但那是在当年 6 月 30 日已经叫停了这一做法之后。

她说她和社会发展部承认“这是一个错误,他们没有考虑到该决定会带来的意想不到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