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性居留簽證」沒資格?醫生們考慮來個「騷操作」……

圖片來源:1 NEWS
Dress Smart

【紐西蘭生活網】一位醫生說,因為換了簽證,所以她被排除在這一次「一次性居留簽證」的範圍之外,而離開這個國家然後再飛回來,是她有資格獲得「一次性居留簽證」的唯一途徑。

9 月 30 日,紐西蘭移民局突然畫風大轉,祭出驚天大招,正式在官網上公告了「2021年版居留簽證」,那些在 2021 年 9 月 30 日至 2022 年 7 月 31 日期間持長期關鍵目的簽證(六個月或更長時間)抵達紐西蘭的人也可能有資格。

閱讀更多:住滿三年送PR!移民局驚天大開閘,16.5萬人可申請居留

閱讀更多:移民部長露面解讀新政猶若變了個人?行動黨批「從一個極端走到另一極端」

這一新簽證估計普惠16.5萬人,他們將可以「一次性」地申請紐西蘭的居留權。

但是,一些醫院和老年護理機構的海外醫務人員卻被無情的排除在外。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 28 歲醫院醫生就是這樣,她於 2019 年從英國移居紐西蘭,擔任急診科醫生,然後轉為打工度假簽證,因為這樣她可以更靈活地從事臨時工作。

「基本技能(工作)簽證不允許海外醫生有這種靈活性,」她說:

「這是一條人跡罕至的道路。因為這種靈活性,我的很多同事都申請了打工度假簽證。」

閱讀更多:大規模分裂!綠黨呼籲擴大一次性居留簽證,讓人人有份!

也就因此,她被無情地排除在這一次「一次性居留簽證」的範圍之外。

回到醫院工作之後,她原本打算申請基本技能簽證——這將使她有資格獲得「一次性居留簽證」——但還沒來得及申請,這就讓她錯過了 9 月 30 日這一「大限」。

但是,從現在到 7 月期間入境的關鍵工人也將有資格獲得這「一次性居留簽證」,這促使他們中的一些人考慮是不是先「拂袖而去」,離開這個國家,然後再轉頭回來,從而順理成章地符合這一申請資格

她說,她唯一剩下的選擇——就是飛走,然後再拿著關鍵工作簽證再飛回來,占上一個管理隔離的房間蹲上兩周,然後就可以申請「一次性居留簽證」了。

「所以我認為基本上唯一的選擇是我必須離開紐西蘭,然後持不同的簽證回來。」

「這根本毫無意義!」

她說,這很煩人,浪費時間和金錢,意味著她要向現在工作的醫院請假。

但其他所有的途徑都行不通。

她說,除了簽證類別,她符合其他所有居留標準。

「我在這裡工作了兩年,儘管簽證名字被稱為工作假期簽證,但我其實根本沒有假期。」

「我只是覺得這很不公平。移民局這一切決定都是隨意做出的,根本沒有真正考慮技術細節。」

「他們不去查看實際情況,而是採用一刀切的辦法——一刀下去,這邊的人可以拿到簽證,那邊的人就沒有份——根本不去考慮個案情況。」

她說,出一趟國,以及可能的隔離費用和時間對於她的工作來說並不容易。

而在她權衡是否要買一張雙程機票時,其他的同行卻在購買單程機票。

南島的一名心理健康支持工作者也要求不披露他的真名,他說他發現自己的配偶類工作簽證(Partnership Work Visa)使他被排除在「一次性居留簽證」計劃之外。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他已經接受了加拿大僱主的面試,這份工作手尾完成後,他將帶著妻子和兩個孩子離開。

「每個國家都需要心理健康支持人員,他們在全球範圍內需求量很大,」他說:「我肯定會離開這個國家,因為我們的未來真的不確定。」

醫學生也沒有資格。一名自 2013 年以來一直在米德爾莫爾(Middlemore)醫院進行臨床實習的學生說,她對被排除在外感到心碎。

在開始攻讀奧克蘭大學的醫學和外科學位之前,她學習了健康科學,主修人口健康,並在奧克蘭 DHB 擔任初級醫生顧問。

移民顧問吳傑克(Jack Wu)說,她已經協助了 100 多次手術,治療了 400 名患者,並進行了 1000 多次 Covid-19 拭子測試和疫苗接種。

他說,使用當前的簽證狀態作為決定「一次性居留簽證」申請的標準是「不合邏輯的」,因為許多不符合條件的簽證類型的人可能已經擔任重要角色並且工作時間比許多可以申請的人要長得多

他說,解決方案應該包括查看他們在過去三年左右的工作。

「在確定他們為這個國家到底工作和貢獻多少時,要考慮他們過去幾年的簽證狀態,而不是某一天的情況,」他說。

「此外,無論簽證名稱是什麼,任何具有工作許可的簽證都應包括在內。」

1 NEWS 已聯繫移民部長克里斯·法福伊(Kris Faafoi)徵求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