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性居留签证”没资格?医生们考虑来个“骚操作”……

图片来源:1 NEWS

【新西兰生活网】一位医生说,因为换了签证,所以她被排除在这一次“一次性居留签证”的范围之外,而离开这个国家然后再飞回来,是她有资格获得“一次性居留签证”的唯一途径。

9 月 30 日,新西兰移民局突然画风大转,祭出惊天大招,正式在官网上公告了“2021年版居留签证”,那些在 2021 年 9 月 30 日至 2022 年 7 月 31 日期间持长期关键目的签证(六个月或更长时间)抵达新西兰的人也可能有资格。

阅读更多:住满三年送PR!移民局惊天大开闸,16.5万人可申请居留

阅读更多:移民部长露面解读新政犹若变了个人?行动党批“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极端”

这一新签证估计普惠16.5万人,他们将可以“一次性”地申请新西兰的居留权。

但是,一些医院和老年护理机构的海外医务人员却被无情的排除在外。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 28 岁医院医生就是这样,她于 2019 年从英国移居新西兰,担任急诊科医生,然后转为打工度假签证,因为这样她可以更灵活地从事临时工作。

“基本技能(工作)签证不允许海外医生有这种灵活性,”她说:

“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道路。因为这种灵活性,我的很多同事都申请了打工度假签证。”

阅读更多:大规模分裂!绿党呼吁扩大一次性居留签证,让人人有份!

也就因此,她被无情地排除在这一次“一次性居留签证”的范围之外。

回到医院工作之后,她原本打算申请基本技能签证——这将使她有资格获得“一次性居留签证”——但还没来得及申请,这就让她错过了 9 月 30 日这一“大限”。

但是,从现在到 7 月期间入境的关键工人也将有资格获得这“一次性居留签证”,这促使他们中的一些人考虑是不是先“拂袖而去”,离开这个国家,然后再转头回来,从而顺理成章地符合这一申请资格

她说,她唯一剩下的选择——就是飞走,然后再拿着关键工作签证再飞回来,占上一个管理隔离的房间蹲上两周,然后就可以申请“一次性居留签证”了。

“所以我认为基本上唯一的选择是我必须离开新西兰,然后持不同的签证回来。”

“这根本毫无意义!”

她说,这很烦人,浪费时间和金钱,意味着她要向现在工作的医院请假。

但其他所有的途径都行不通。

她说,除了签证类别,她符合其他所有居留标准。

“我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尽管签证名字被称为工作假期签证,但我其实根本没有假期。”

“我只是觉得这很不公平。移民局这一切决定都是随意做出的,根本没有真正考虑技术细节。”

“他们不去查看实际情况,而是采用一刀切的办法——一刀下去,这边的人可以拿到签证,那边的人就没有份——根本不去考虑个案情况。”

她说,出一趟国,以及可能的隔离费用和时间对于她的工作来说并不容易。

而在她权衡是否要买一张双程机票时,其他的同行却在购买单程机票。

南岛的一名心理健康支持工作者也要求不披露他的真名,他说他发现自己的配偶类工作签证(Partnership Work Visa)使他被排除在“一次性居留签证”计划之外。

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他已经接受了加拿大雇主的面试,这份工作手尾完成后,他将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离开。

“每个国家都需要心理健康支持人员,他们在全球范围内需求量很大,”他说:“我肯定会离开这个国家,因为我们的未来真的不确定。”

医学生也没有资格。一名自 2013 年以来一直在米德尔莫尔(Middlemore)医院进行临床实习的学生说,她对被排除在外感到心碎。

在开始攻读奥克兰大学的医学和外科学位之前,她学习了健康科学,主修人口健康,并在奥克兰 DHB 担任初级医生顾问。

移民顾问吴杰克(Jack Wu)说,她已经协助了 100 多次手术,治疗了 400 名患者,并进行了 1000 多次 Covid-19 拭子测试和疫苗接种。

他说,使用当前的签证状态作为决定“一次性居留签证”申请的标准是“不合逻辑的”,因为许多不符合条件的签证类型的人可能已经担任重要角色并且工作时间比许多可以申请的人要长得多

他说,解决方案应该包括查看他们在过去三年左右的工作。

“在确定他们为这个国家到底工作和贡献多少时,要考虑他们过去几年的签证状态,而不是某一天的情况,”他说。

“此外,无论签证名称是什么,任何具有工作许可的签证都应包括在内。”

1 NEWS 已联系移民部长克里斯·法福伊(Kris Faafoi)征求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