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建築工:給你扒扒墨爾本抗議遊行的來龍去脈

建築工人周一在CFMEU總部與工會的工作人員發生衝突。(AAP: James Ross)

【紐西蘭生活網】上周五,超過200名示威者在墨爾本被捕,與此同時,兩處位於墨爾本中央商務區的疫苗診所因受到滋擾而被迫關閉。

維州新冠疫情應對指揮官傑洛恩·魏瑪(Jeroen Weimar)周日表示,在抗議者中發現的第二例新冠感染者是一名30多歲的男性。他來自吉朗(Geelong),上周參加了一次反封城和反疫苗示威活動。

與此同時,另一名抗議者於周四因出現新冠確診癥狀被送入墨爾本的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魏瑪說,所有接觸過首個新冠確診病例的警察都在隔離中,但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警察確診。但他表示,那名30多歲的男性在參加抗議集會時可能已出現傳染性。

是什麼引發維州的抗議活動?

9月19日,維州州長丹·安德魯斯宣布建築工人需在9月23日前提供至少一劑疫苗的接種證明,並關閉工地內的室內茶水間。

這項措施引發了建築工人在上周一舉行大規模抗議活動。示威者聚集在墨爾本中央商務區的伊麗莎白街(Elizabeth Street)的工會辦公室外,一些人在現場參與了暴力行為。

作為對抗議活動的回應,維州政府在一天後宣布關閉墨爾本所有的建築工地,為期兩周。但這一回應在翌日引發了更大規模的抗議活動。

多達2000名抗議者再次舉行集會,封堵了墨爾本連接內城區和近郊的西門大橋(West Gate Bridge)。墨爾本市中心的一處疫苗接種點也由於受到滋擾而被迫關閉。

反封鎖和強制性疫苗接種的抗議者在墨爾本的街道上遊行。(Darrian Traynor, Getty Images)

此後,抗議活動在維州連續舉行了數日,示威者在墨爾本戰爭紀念館(Shrine of Remembrance)前與警方對峙,215人被捕。

戰爭紀念館首席執行官迪安·李(Dean Lee)表示,有人對紀念館撒尿、隨意丟棄垃圾,「讓人不安」。

同時,墨爾本警方連日來在可能出現抗議的地點加強了警力。此前有報道表示10名警員在墨爾本在9月18日的反封城抗議活動中受傷,《時代報》(The Age)的一名攝影師也被警方誤噴辣椒水,導致眼部受傷。

建築工人的訴求是什麼?

華人建築工李夢珂說,關停建築工地讓他的工作完全停擺。很多華人工友都希望能夠儘快返工。(Supplied: Li Mengke)

華人建築工人李夢珂告訴ABC中文,一些他接觸到的建築工人「特別抵觸」政府強制建築工人打疫苗和取消休息室的做法。

「一些人是覺得打不打[疫苗]是我的自由,我要是不想打就絕對不能打,」李夢珂說。

「另外一部分就是在想打疫苗會不會有些健康上的風險,所以不想去打。」

華人建築工李夢珂入行已經7年。他表示自己可以理解抗議者的訴求,但不支持他們的做法。(Supplied: Li Mengke)

李夢珂對一些人因為基礎病而不願接種疫苗的想法表示理解。但對於在疫情期間參與遊行而造成一些地區的建築行業停工的情況,李夢珂認為有些不公平。

「把自己和家人都暴露在這個交叉感染的風險裡面這本身就有問題…… 我覺得這個行為給控制疫情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他說。

李夢珂說,停工對工人的的經濟和心理都造成了壓力,而他身邊的華人工友都希望儘快能夠返回工作崗位。

室內裝修工人王樂現居墨爾本,入行10年。他表示,如果繼續停工,很多人的生計將會受到影響。

「這兩周里很多工人是沒有工資的,對他們來說相當於多休了一個聖誕假。對我們生活和經濟上造成了直接的損失,」王樂說。

「其實這個區域[休息室]是澳大利亞建築工地一直都有的,大家唯一能放鬆的一個地方。」

王樂表示,很多工人之所以抗議主要是不願被政府強迫。(Supplied: Wang Le)

王樂解釋道,休息室對於建築工人來說是休息和吃飯的重要場所,而政府突然宣布關閉休息室讓工人們感到不適。

「大家整天幹活,可能就早上、中午有個時間在一塊兒聊聊天、吃個飯。這個地方還有微波爐可以加熱食物。把這個地方取消了以後,很多人就只能上街去買飯,」王樂說。

「這件事和那種被強制的感覺讓一些人覺得不舒服。」

王樂說,雖然工人群體對暫時關閉工地持有反對意見,但華人建築工人大多都願意配合政府的措施,尤其在打疫苗方面。

「大部分我們這樣的華人是沒有反對[疫苗]的。在遊行的隊伍裡面,華人的身影非常少,」王樂說。

政客表態

維州州長丹·安德魯斯指責抗議者滋擾疫苗接種點的行為。(ABC News: Danielle Bonica)

澳大利亞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對連日來的抗議活動表達了批評態度,稱抗議「可恥」並且「不體面」。

維州州長安德魯斯指責了示威者滋擾疫苗接種點的行為。他表示接種點的工作人員正為最脆弱的群體提供疫苗,但他們「受到了駭人聽聞」的待遇。

他表示,示威抗議是「醜惡」的活動,稱其「不僅讓人震驚,而且是非法的」。

維州國庫部長蒂姆·帕拉斯(Tim Pallas)表示,關閉工地是該行業部分人員不良行為的直接結果。

「我們一直都說得很清楚:如果你不遵守規則,我們會毫不猶豫地採取行動 —— 現在我們看到整個[建築]行業普遍存在不遵守規則的現象。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採取必要的措施來保護每一位維州人民。」

維州警察局長謝恩·巴頓(Shane Patton)也譴責抗議是「懦夫的行為」。警方也持續在墨爾本戰爭紀念館(Shrine Of Remembrance)、維州議會和建築、林業、海事、採礦和能源工會(CFMEU)的辦公室外圍部署警力。

聯邦自由黨議員凱特·艾倫(Kate Allen)在周五表示,她理解人們為什麼會感到沮喪,但她不同意抗議活動。

工會:不會被「外部極端分子」嚇倒

維多利亞州警方周三在戰爭紀念館與抗議者對峙,215名抗議者被捕。(ABC News: Nicole Asher)

澳大利亞工會理事會秘書薩利·麥克馬努斯(Sally McManus)也對抗議做出譴責,並把抗議活動歸咎於 “極端分子和陰謀論者”。

薩利·麥克馬努斯同時對抗議中的公共安全風險表達了擔憂。她說,工會辦公室外那場示威的參與者並沒有戴口罩,她擔心這可能導致病毒加速蔓延。

她同時表示,一些建築工人的確參與了抗議活動,但活動的組織者是建築行業以外的人。

建築、林業、海事、採礦和能源業工會(Construction, Forestry, Maritime, Mining and Energy Union,CFMEU)在新聞稿中譴責了連日來的抗議行為,並將示威者稱為「外部極端分子」。

CFMEU表示,保持行業的開放和安全「仍然是工會的優先事項」。他們也會繼續支持「安全、工作和選擇自由」和「在疫苗接種方面的選擇自由」,並表示一些工會成員已經自主選擇了接種疫苗。

「如果會員的就業受到影響,我們將代表他們發聲。

「外部極端分子企圖通過散布關於工會立場的錯誤信息和謊言來恐嚇工會。我們不會被他們嚇倒。」

CFMEU領導人也表示,他們正在搜索社交媒體,以找出參與抗議活動的工會成員。

但與此同時,CFMEU也對政府關閉工地的決定表示失望,並稱針對建築業的疫情防控新規定會引發憤怒和分裂,強行讓人接種疫苗會起到反作用。

澳大利亞工會理事會秘書薩利·麥克馬努斯擔心不戴口罩參加抗議的行為會導致病毒進一步蔓延。(ABC)

此外,維州建築業工會集團(BIGU)也對政府措施提出了批評,稱政府的做法「不切實際和粗暴」。

他們表示,要不是因為採用「強硬手段」,大部分工人會自願配合接種疫苗。

BIGU呼籲政府重新評估現有措施,讓工人重返工作崗位並「尊重建設這座城市的工人」。

“這[示威發生]是非常不幸的。工會已經非常努力地工作,試圖保持建築安全,」她表示。

本文授權轉載於 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