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總理約翰·基:紐西蘭應對疫情不能靠恐嚇和封鎖

約翰·基爵士在 2014 年國家黨年會上。Photo / Getty Images
▼安裝【紐西蘭生活網App】

【紐西蘭生活網】今天,紐西蘭各大洋媒紛紛全文刊登了前總理約翰·基(John Key)針對工黨政府的疫情政策的一篇評論文章。

全文翻譯如下(譯自:NZ Herald):

1970年 4 月 11 日,當阿波羅 13 號從佛羅里達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之時,它的目的地是月球。但轉眼的第二天,一場爆炸改變了一切。

突如其來的爆炸,導致氧氣迅速減少,船上的所有人都處於瀕臨毀滅的境地。但是,他們啟動了一個瘋狂的行動,最終將三名宇航員,以及受損嚴重的航天器送回了地球。

在危機中,人類的應對可以富有創造力和創造力。

MSL

在這場危機中,越來越多的人現在認可、並接受新冠病毒及其變種可能會無限期存在的事實,紐西蘭政府和公共衛生官員需要學一學 1970 年的美國宇航局,迅速改變他們的想法,以適應新的挑戰。

我們制定相關應對政策的目標,不應該再是躲在龜殼底下,洋洋自得地做一名太平洋的隱士。我們要讓紐西蘭回到以前的生活,人們可以自由的出國旅行,人們可以隨時回家,我們也要歡迎其它國家的遊客,來紐西蘭走一走,坐一坐。

請閱讀專題:消除策略

這些目標都不算激進的吧?但工黨政府卻一直沒能跟公眾交待,到底什麼時候、怎麼樣能夠實現這些目標,更別提拿出連貫的方案了。幾個月來,我們看到的都是工黨「擼起袖子來大幹」,嚴陣以待,封鎖了整個國家、封鎖我們的人民,也封鎖我們在海外的公民的回家的路。

確實有些人可能想繼續這一模式,做南太平洋的朝鮮。但我本人跟他們不是同一流的。那些公共衛生專家和政治家做的很好的是:讓公眾感到恐懼!人們因為恐懼(疫情)而(被迫)願意接受對自己自由的諸般限制,而他們接受的這些限制與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卻遠不成比例。

這種閉關鎖國的模式,所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政府仍要繼續每周借債10億紐幣,然後假裝要「走自己的路,讓別人笑去吧」。您相信嗎?

而且,還必須忽略成千上萬滯留在海外的紐西蘭人的大聲呼喊,他們回家的權利受到損害。只有惠靈頓的公務員才能決定誰足夠慘,慘到有資格拿到隔離床位的鑰匙。而這隻有極少數的幸運兒可以被抽籤系統隨意的抽中。其他的?官僚們可以假裝他們都在海外購物,聽天由命吧。

靠抽籤?這不是國家政策,而是國家恥辱。您是否能看到您的孫輩,是否能探望您病危的母親,參加您姐妹的婚禮?這取決於您有沒有搶到床位。這就是把人們的家庭和未來拿出來擲色子的系統。

染髮霜

與此同時,艱難維持著小企業的紐西蘭人卻憂心沖沖,難以入眠,他們手下的員工也是如履薄冰。在封鎖面前,人人無有分別,在阻止新冠病毒的同時,扼殺了商業活動。由借貸支撐起來的經濟表現,掩蓋了底下真正的危機。

我經常聽到評論員們在滔滔不絕地力撐這一「朝鮮模式」,他們口口聲聲說,只要國門一打開,病毒就會趁虛而入,人們就會橫屍遍野。

但是,國際上的證據並不支持這種說道,接種了疫苗,住院或死於新冠的可能性很小。

有人認為政府應該強制接種疫苗,但沒有一個國家這樣做,我們的國家也不會這樣做。在紐西蘭,每天都有人死於與吸煙有關的癌症或其他與生活方式有關的疾病。我們每個人都做出自己的選擇,並承擔這種選擇的後果。

但是,這裡提出一個可能奏效的計劃:

1.在接下來的 6 周內,為毛利和太平洋地區的衛生工作人員提供經濟上的獎勵,多接種一個多獎勵一個。

2. 針對 12-29 歲之間的年輕人,只要他們在 12 月 1 日之前接種了疫苗,就獎勵一張 25 紐幣購物券。

3. 只允許接種疫苗的人進入有執照的場所(並且可以安排 Shot Bro 流動疫苗接種巴士停在一些夜總會外面,便於人們接種)。

請閱讀專題:疫苗

4. 告訴紐西蘭人,邊境何時會重新開放。這樣可以鼓勵更多紐西蘭人接種。

5. 停止依靠恐嚇的方式來治理這個國家。相反,要讓人們放心,告訴大家,只要您接種了疫苗,與病毒共存的可行的。採取積極行動,例如資助 Pharmac 來投資那些經證明有效的治療方法,提升醫院的應對能力和醫護力量,對新冠病毒進行唾液檢測,為人們提供家庭檢測試劑盒,並立即訂購疫苗加強針。

最後一部分是儘快開放邊境。

油漆

僅將管理隔離設施作為我們唯一的隔離應對措施是不夠的。人們自主居家隔離的方案應立即開始。

南澳的試點方案就要求人們在家中隔離,當局採用這樣的監控方法:要求當事人一天 24 小時不能離開他們的手機,並同意使用面部識別和 GPS定位追蹤技術。

我們可以這樣規定,違反自我隔離規定的人,罰款 20,000 紐幣,還要抓起來。

此外,正如行動黨黨魁大衛·西摩(David Seymour)一直倡導的那樣,我們需要私人經營和專門建造的短期隔離設施,供工作人員和遊客隔離使用。

但可行的政策方案絕不僅限於這個。這只是鼓勵人們接種疫苗、並讓紐西蘭重新回歸我們一度已經遠離的國際世界懷抱的幾種方法之一。

對於那些說太難或太冒險的人,我要問:當有一天,當財政部長預算的最大部分只是在支付我們現在累積欠下的債務的利息時,當政府的錢已不夠支付自己公共服務的運作時,當我們已買不了抗癌藥物時,當支持不了更多的警力時,您還覺得那樣是可行的嗎?

美國宇航局在 1970 年的時候成功挽救了(危機中的)阿波羅 13 號。(而對於危機中的 Aotearoa,)事實證明,要獲得不同的結果,同樣需要不同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