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总理约翰·基:新西兰应对疫情不能靠恐吓和封锁

约翰·基爵士在 2014 年国家党年会上。Photo / Getty Images
▼安装【新西兰生活网App】

【新西兰生活网】今天,新西兰各大洋媒纷纷全文刊登了前总理约翰·基(John Key)针对工党政府的疫情政策的一篇评论文章。

全文翻译如下(译自:NZ Herald):

1970年 4 月 11 日,当阿波罗 13 号从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升空之时,它的目的地是月球。但转眼的第二天,一场爆炸改变了一切。

突如其来的爆炸,导致氧气迅速减少,船上的所有人都处于濒临毁灭的境地。但是,他们启动了一个疯狂的行动,最终将三名宇航员,以及受损严重的航天器送回了地球。

在危机中,人类的应对可以富有创造力和创造力。

MSL

在这场危机中,越来越多的人现在认可、并接受新冠病毒及其变种可能会无限期存在的事实,新西兰政府和公共卫生官员需要学一学 1970 年的美国宇航局,迅速改变他们的想法,以适应新的挑战。

我们制定相关应对政策的目标,不应该再是躲在龟壳底下,洋洋自得地做一名太平洋的隐士。我们要让新西兰回到以前的生活,人们可以自由的出国旅行,人们可以随时回家,我们也要欢迎其它国家的游客,来新西兰走一走,坐一坐。

请阅读专题:消除策略

这些目标都不算激进的吧?但工党政府却一直没能跟公众交待,到底什么时候、怎么样能够实现这些目标,更别提拿出连贯的方案了。几个月来,我们看到的都是工党“撸起袖子来大干”,严阵以待,封锁了整个国家、封锁我们的人民,也封锁我们在海外的公民的回家的路。

确实有些人可能想继续这一模式,做南太平洋的朝鲜。但我本人跟他们不是同一流的。那些公共卫生专家和政治家做的很好的是:让公众感到恐惧!人们因为恐惧(疫情)而(被迫)愿意接受对自己自由的诸般限制,而他们接受的这些限制与感染新冠病毒的风险却远不成比例。

这种闭关锁国的模式,所带来的另一个问题是,政府仍要继续每周借债10亿纽币,然后假装要“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笑去吧”。您相信吗?

而且,还必须忽略成千上万滞留在海外的新西兰人的大声呼喊,他们回家的权利受到损害。只有惠灵顿的公务员才能决定谁足够惨,惨到有资格拿到隔离床位的钥匙。而这只有极少数的幸运儿可以被抽签系统随意的抽中。其他的?官僚们可以假装他们都在海外购物,听天由命吧。

靠抽签?这不是国家政策,而是国家耻辱。您是否能看到您的孙辈,是否能探望您病危的母亲,参加您姐妹的婚礼?这取决于您有没有抢到床位。这就是把人们的家庭和未来拿出来掷色子的系统。

染发霜

与此同时,艰难维持着小企业的新西兰人却忧心冲冲,难以入眠,他们手下的员工也是如履薄冰。在封锁面前,人人无有分别,在阻止新冠病毒的同时,扼杀了商业活动。由借贷支撑起来的经济表现,掩盖了底下真正的危机。

我经常听到评论员们在滔滔不绝地力撑这一“朝鲜模式”,他们口口声声说,只要国门一打开,病毒就会趁虚而入,人们就会横尸遍野。

但是,国际上的证据并不支持这种说道,接种了疫苗,住院或死于新冠的可能性很小。

有人认为政府应该强制接种疫苗,但没有一个国家这样做,我们的国家也不会这样做。在新西兰,每天都有人死于与吸烟有关的癌症或其他与生活方式有关的疾病。我们每个人都做出自己的选择,并承担这种选择的后果。

但是,这里提出一个可能奏效的计划:

1.在接下来的 6 周内,为毛利和太平洋地区的卫生工作人员提供经济上的奖励,多接种一个多奖励一个。

2. 针对 12-29 岁之间的年轻人,只要他们在 12 月 1 日之前接种了疫苗,就奖励一张 25 纽币购物券。

3. 只允许接种疫苗的人进入有执照的场所(并且可以安排 Shot Bro 流动疫苗接种巴士停在一些夜总会外面,便于人们接种)。

请阅读专题:疫苗

4. 告诉新西兰人,边境何时会重新开放。这样可以鼓励更多新西兰人接种。

5. 停止依靠恐吓的方式来治理这个国家。相反,要让人们放心,告诉大家,只要您接种了疫苗,与病毒共存的可行的。采取积极行动,例如资助 Pharmac 来投资那些经证明有效的治疗方法,提升医院的应对能力和医护力量,对新冠病毒进行唾液检测,为人们提供家庭检测试剂盒,并立即订购疫苗加强针。

最后一部分是尽快开放边境。

油漆

仅将管理隔离设施作为我们唯一的隔离应对措施是不够的。人们自主居家隔离的方案应立即开始。

南澳的试点方案就要求人们在家中隔离,当局采用这样的监控方法:要求当事人一天 24 小时不能离开他们的手机,并同意使用面部识别和 GPS定位追踪技术。

我们可以这样规定,违反自我隔离规定的人,罚款 20,000 纽币,还要抓起来。

此外,正如行动党党魁大卫·西摩(David Seymour)一直倡导的那样,我们需要私人经营和专门建造的短期隔离设施,供工作人员和游客隔离使用。

但可行的政策方案绝不仅限于这个。这只是鼓励人们接种疫苗、并让新西兰重新回归我们一度已经远离的国际世界怀抱的几种方法之一。

对于那些说太难或太冒险的人,我要问:当有一天,当财政部长预算的最大部分只是在支付我们现在累积欠下的债务的利息时,当政府的钱已不够支付自己公共服务的运作时,当我们已买不了抗癌药物时,当支持不了更多的警力时,您还觉得那样是可行的吗?

美国宇航局在 1970 年的时候成功挽救了(危机中的)阿波罗 13 号。(而对于危机中的 Aotearoa,)事实证明,要获得不同的结果,同样需要不同的策略。

你是不是特想发表下高见?

请写入您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