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枭的母亲恳求新西兰移民局长给儿子“最后一次机会”

0
1670
毒枭的母亲恳求新西兰移民局长给儿子“最后一次机会”(www.tvnz.co.nz报道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 nzlifenz.com】移民局长Iain-Lees Galloway称将对特批东欧毒枭Karel Sroubek的居住权的决定进行重新考虑后,他妈妈站了出来。

相关阅读:新西兰移民局局长承认特批东欧毒枭失误 国家党喊其下台

据报道,Karel Sroubek,捷克人,在目击国内的一宗谋杀案后,面临捷克警察要求其做伪证的威胁,不得不于2003年以假护照从捷克共和国逃往新西兰。

在新西兰,Sroubek建立了自己的生意,教授截拳道。

他很快成为地狱天使(Hell’s Angels,新西兰帮派)的成员,并因进口毒品而被监禁,以及其他指控。

移民局长Iain Lees-Galloway利用他的“绝对酌情决定”(”absolute discretion”)权,取消驱逐Sroubek出境、特批其居留权 – 并依据“隐私和法律原因”而拒绝解释这一决定。

相关阅读:新西兰移民局长的信 透露了给东欧毒枭特批居留权的内情

但是据报道,此案的主人公,Sroubek在2009年保释期间曾回到捷克共和国,尽管据称他的生命在那里“处于危险之中”。

Sroubek确实于2009年回过捷克

现在,Sroubek于2009年返回捷克共和国一晚,他的母亲Mila已向RNZ证实了这一点。

他的母亲Mila说,如果他的儿子使用真名回到捷克,他的生命将处于危险之中。

“因为他作为一宗谋杀案的目击证人,在事件发生几分钟后,他向警方作证……但是,他立即被威胁要改变他的证词,以便减轻凶手的罪刑。”

在Lisa Owen对她进行的独家采访中,Mila确认Sroubek已于2009年以Jan Antolik的名义回国,他就是用这个名字在2003年首次进入新西兰,并在2008年获得居住权。

Mila说,她的儿子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于2009年经德国回家一晚。

“那时他这一冲动的决定是因为他非常想家,但我们坚持要他立即回到德国。他是以Jan Antolik的身份回到捷克的,这个身份也为他提供了一点掩护。”

当被问及是否相信如果他使用真名回来可能会被杀害时,她回答说:“那可能发生。是的。我真的相信。捷克共和国有很多这样的案例。”

她承认发生这种事情看起来很糟糕,但是认为当时她的儿子还很年轻,做事没有深思熟虑。“我能理解他的感受,他想家了,渴望回家,哪怕只呆一会儿。”

但她说,如果他用他的真实姓名回家,那就截然不同,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捷克的司法系统或警察。

“他不是一个坏人”

Sroubek在新西兰积累了几家公司和一所房子,现在因进口4.9公斤MDMA(编者注:二亚甲基双氧苯丙胺,摇头丸的主要成分)而入狱。

当被问及她的儿子是否是一个黑帮成员时,Mila说他“绝对”不是,但媒体正“试图证明”他是。

“我确信这一点,而且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黑帮与我的儿子完全不同……我做不到。我甚至都不想这么想。这太糟糕了,这太糟糕了。”

虽然她不想相信自己的儿子真的向新西兰走私毒品,但她说他已被定罪,所以她不得不接受这一点。

对国家党感到愤怒

她对新西兰政客 – 特别是国家党 – 感到愤怒,她认为这帮政客在利用她儿子的案例谋求政治得分。

当被问到为什么她认为她儿子的案子已被政治化时,她回答说:“一开始这是我儿子的妻子和她的新伴侣的个人利益,但后来变得政治化,因为国家党现在可以用它来给现任移民局局长施加压力。”

她说,儿子的妻子在与Mark Davey建立伴侣关系后,已经提出离婚,而她指出Mark Davey是国家党的成员。

“他的生命不仅仅是被用于获取政治利益的球。”

“我爱我的儿子,我希望他有一个更美好的生活和未来,一个有爱心伴侣的安全生活,并改变他的生活。他不是一个坏人。”

国家党在此事披露之后,呼吁移民局局长下台,说他本不应该做出他做出的决定。

相关阅读:新西兰移民局局长承认特批东欧毒枭失误 国家党喊其下台

“我恳请移民局局长给我的儿子最后一次机会,证明他不是一个黑帮老大,他不是一个坏人。”(www.tvnz.co.nz报道截图)

“我恳请移民局局长给我的儿子最后一次机会,证明他不是一个黑帮老大,他不是一个坏人,如果他做了什么,他现在正在付出后果,他正在努力理顺这一切。”

Mila以访问签证来到新西兰,她希望延长签证,以便继续支持她的儿子。

她用英语说:“我爱我的儿子。我和每一位父母都祝愿他今后过上更好的生活。与爱人一起安全地生活,永远改变他的生活。永远!因为他不是一个坏人“。

此前,移民局长Iain-Lees Galloway先生要求他的官员根据他收到的“新信息”(编者注:即Sroubek在2009年保释期间曾回到捷克共和国,尽管据称他的生命在那里“处于危险之中”。)审查所有关于Sroubek案件的信息。

RNZ的Checkpoint节目组已多次尝试联系Sroubek的妻子和她的新伴侣,但尚未收到回复。Lees-Galloway先生和国家党的移民发言人Michael Woodhouse则拒绝发表评论。

阿里郞离子水龙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