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一年半,那些没能返回澳洲的中国留学生毕业了

一些毕业生获得了澳大利亚的学历,但他们错失在澳留学的经历。(Supplied: AustCham Shanghai)
▼安装【新西兰生活网App】

【新西兰生活网】周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研究生赵天宇正式毕业,但他却从未踏入过自己的校园。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恰恰发生在赵天宇来澳留学的前夕。在一年半的等待中,他遗憾地结束了网课,完成了自己的研究生学业。

这位23岁的商科毕业生是无法返澳的10万名中国留学生之一。在过去18个月,这些留学生被阻挡在澳大利亚境外通过网课学习,苦苦等候边境的开放。

回溯至去年2月,联邦政府禁止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对严重依赖中国市场的高等教育行业造成了重大打击。

早在2019年10月,赵天宇和家人曾来澳大利亚旅行,顺便走访他在未来的留学目的地。但他从未料到,等待自己的是超过18个月的网课,以及对澳大利亚放松边境政策的漫长等待。

赵天宇曾在新冠疫情以前到访墨尔本知名景点“十二门徒”,却未能踏入自己的大学校园。(Supplied)

但更令赵天宇意想不到的是,他的整个研究生学位被迫在中国完成。赵天宇说,他来澳大利亚留学的梦想破灭了,而这种遗憾将永远无法得到弥补。

“我感到很遗憾的是,我不能去澳大利亚看看我的学校是什么样子,虽然我可以理解入境禁令是为了保护澳大利亚人,”赵天宇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

染发霜

“但这种感觉很戏剧性,我从来没有到过学校,也没有进过教室,我甚至都不知道大学有多少个校门。”

尽管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在去年通过一项试点项目允许多达70名国际学生入境,但尚有几十万名留学生在自己的国家远程学习,同时继续支付着同样的学费。

赵天宇说,虽然没能结交到澳大利亚的朋友,但却在国立大学的上海学习中心交到了很多中国留学生朋友。

“当我滞留在国内时,我很担心自己的未来,但大学真的非常尽力来照顾我们,我是很感恩的,”赵天宇说。

“但对上海学习中心的一些同学来说,他们一直都很担心和焦虑,我也能理解。”

油漆

一段“不完整”的经历

周日,赵天宇被邀请参加在上海举行的一场毕业典礼。这场由澳大利亚政府、澳大利亚商会(AustCham)与一些主要大学联合举办的庆祝活动邀请了300多名中国留学生到场。

这场毕业典礼让在澳大利亚境外完成学业的中国留学生有机会穿上毕业礼服,拍摄毕业照。与此同时,更多的学生通过网络直播观看了这场仪式,纪念自己人生的一道里程碑。

曾在澳大利亚学习了一年多的Vivian在周日的毕业典礼上代表留学生发表讲话。(Supplied: AustCham Shanghai)

和赵天宇一样,今年21岁的维维安·王(Vivian Wang)也是今年的毕业生之一。毕业于墨尔本大学文学院她被迫通过网课修完了约一半的本科课程,但比赵天宇幸运的是,她曾经在疫情前体验过一年多的留学生活。

她说,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这场毕业典例“比往常更有意义”。

“它帮助我们这些留学生弥补了不能返回校园的遗憾,”她告诉ABC。

许多像她和赵天宇一样的留学生都说,从书本上学习只是留学生活的一小部分,而错过了解澳大利亚文化、结交澳大利亚朋友的机会让他们百感交集。

“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经历受到了影响,大学生活感觉有些不完整,”她说。

“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大学已经付出了努力,尽其所能为学生提供教育资源和支持。”

Enagic还原水

澳大利亚是留学的“第二选择”

曾在澳大利亚留学的凌晨雨返华后自己创业,成为上海乐馥文化公司的创始人。她的公司与多所澳大利亚大学合作,提供咨询服务。自联邦政府开始实施入境限制以来,她在国立大学的上海学习中心已经和滞留的留学生一起相处了18个月。

凌晨雨说,由于没有在澳大利亚生活的实际经验,一些学生可能会转而选择美国和英国大学,而中国家长也会优先考虑世界排名高的大学,以及允许学生在疫情期间入境的国家。

“对许多中国家长来说,美国和英国的大学是第一级别的选择,而澳大利亚的大学属于第二级别,”凌晨雨告诉ABC。

“当你想到澳大利亚时,你会想到阳光、海滩和生活方式。

“澳大利亚独特的文化能给为留学生在学业以外的经历加分,这是澳大利亚大学的一种吸引力。”

这刚好符合另一名刚毕业的留学生郭睿章的经历。

商科毕业生郭睿章说,澳大利亚的文化和自然环境是让她决定来澳留学的重要因素,虽然她只在校园学习了一个月。

郭睿章说,就留学目的地而言,英国是她的第一选择,因为英国大学提供的课程较短,而且费用较低。

但文化和自然环境对她选择来澳留学起了很大的作用。

郭睿章是数千名无法前往上海参加这场毕业典礼的人之一。在位于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的家中,她透过电脑屏幕观看了仪式。

NZLIFE生活网推广

回溯至2020年,郭睿章经历了一场漫长而曲折的返澳之旅。当时,联邦政府在2月推出了一项政策,允许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经第三国停留14天后在澳大利亚入境。

郭睿章花了上千澳元买机票从中国飞往日本。但在抵达后,由于当地的新冠病例数不断升高,郭睿章担心自己会再度被困在东京。

于是她很快订好了飞往泰国的机票,在曼谷停留了几天,最终抵达悉尼。

但不巧的是,悉尼大学在随后的几个星期取消了面授课程,并将课程转移到了网上教学。再加上悉尼当时的确诊病例激增,郭睿章最终选择在一个月后离开澳大利亚,返回家乡。

“我离开的时候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回悉尼,”郭睿章告诉ABC。

“我从没想过澳大利亚政府会拒绝我们返回。每当我想到这一点,我都觉得遗憾。”

郭睿章说,她很感激悉尼大学为滞留在华的中国留学生组织了一些学习活动,但她也时时刻刻关注澳大利亚的新闻,盼望着自己能返澳的消息。

与此同时,她从广州飞往苏州,加入数百名留学生参加悉尼大学举办的学习交流活动,体验了一把和同学面对面学习和交朋友的滋味。

“这个项目给了我很大的安慰,帮我实现在大学上课的期望,”郭睿章说。

高尔夫球场

留学生对澳中关系的未来至关重要

从澳大利亚各大高等学府毕业的中国留学生聚集在上海参加毕业典礼。(Supplied: AustCham Shanghai)

虽然澳中关系自疫情开始以来有所恶化,但澳大利亚上海商会的首席执行官贝德·佩恩(Bede Payne)表示,他希望帮助澳大利亚人更好地了解中国,发展两国之间的交流。

佩恩说,举行毕业典礼是一个简单的想法,目的是庆祝留学生在疫情期间取得的学业上的成功。

“毕业是一件大事,我们想确保在中国的澳大利亚社区能够以某种方式帮助这些学生一起庆祝,”佩恩告诉ABC。

佩恩说,留学生是澳中两国“贸易和双边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中国的澳大利亚企业“非常重视这些留学生”,并希望与他们合作。

“作为澳大利亚教育的消费者,他们为我们的出口做出了巨大贡献,”佩恩说。

“留学生对澳大利亚的文化是贡献者,当他们返回时,他们是澳大利亚在中国的文化大使。

“留学生也是未来的商业领袖和企业家。他们将是保持和维护人民之间这种关键关系的人,而这是贸易关系的基础。”

本文授权转载于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