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理:我也有家人被困在海外,订不到隔离房间,但“不为此道歉”

总理雅辛达·阿尔登 (Jacinda Ardern)接受 The Project 节目采访。(Newshub视频截图)

【新西兰生活网】总理说,她也有朋友和家人被困在海外,订不到隔离房间而无法回国,但她没有为新西兰人预订隔离房间的困难而道歉。

不道歉

政府管理隔离系统(MIQ)现在具有约 4000 个房间的容量,每个入境的人都要在这里面隔离至少 14 天,以避免将病毒带入新西兰。

但有,预订房间一直是一个棘手的问题,甚至一度衍生出帮人抢票这个黑市,有的是用机器人来抢。

阅读更多:“抢单”一票收近千纽币!新西兰隔离房间一票难抢

阅读更多:新西兰隔离房间空出2000个,有人却抢不到

随着德尔塔(Delta)变种的肆虐,滞留在海外的新西兰人越来越沮丧。

染发霜

跨塔斯曼旅行泡泡的关闭(本来可以腾出约 1000 个房间),以及政府为防止回国人员在隔离时互相传播而采取的分组隔离新措施,使房间供需不平衡的问题更加严重。

阅读更多:政府宣布隔离制度的重大变化:分批隔离,避免混杂

周四晚上,总理雅辛达·阿尔登 (Jacinda Ardern)出现在 The Project 节目中,主持人要求她用一个字(“是”或“否”)来回答一系列问题。但她笑着说不会遵守这条问答规则。

在问了几个关于疫苗的问题后,喜剧演员戴亨·伍德(Dai Henwood)问她是否“会因无法预订隔离房间而新西兰人道歉”。

总理显然不舒服,她犹豫了一下,然后说不。

“这是为了保证每个人都安全的(所不得不付出的)代价。这很难。我有很大的同情心。我的朋友和家人也受到了影响。”

“但不幸的是,这个系统存在是有原因的,它是在保护人们,所以……”她耸了耸肩膀说。

北岸咖啡厅

尴尬并没有就此结束。主持人杰里米·科贝特(Jeremy Corbett)问总理,一旦其他新西兰人接种了疫苗,港口工人是否也会接种。

阿尔登把头向后仰,笑了笑,没有马上回答。

尽管未接种疫苗,但仍有数十名港口工人被允许登上最近停靠在陶朗加的一艘新冠病毒肆虐的船只。

阅读更多:98名港口工人上过船,仅9人接种了新冠病毒疫苗

她最终笑着说:“他们是排队排在前面的人。”

从 8 月 26 日起,政府雇用的港口工人必须至少接种一剂疫苗,否则就会被炒掉。私人雇员的截止时间是 9 月 30 日之前。

CMC

自我隔离试验

阿尔登谈到了政府开始重新开放边境的计划,包括对低风险旅行者使用家庭自我隔离的方法,而不是在政府隔离系统内隔离。

今年晚些时候将进行试行。阿尔登表示,只有在试验表明它有效时才会推出。要参加试验,旅行者需要接种疫苗,能够自己独自隔离,或与同行的其他人一起隔离,并且能够在不与任何其他人接触的情况下从机场到达隔离地点。

阅读更多:总理:新西兰分四步开放边境,但得疫苗接种到一定程度

也可以使用脚踝手镯来确保隔离者不到处乱跑。

阿尔登说,只有“数量有限”的人有资格参加试验。

她说:“在重新开放时,我们只会使用我们认为有效且风险较低的方法。”

“这是我们想要试用这种方法来回答其中一些问题的原因之一——确保我们可以安全、成功地在家中对人们进行测试,我们可以进行适当的执法以确保他们遵守规则……以及我们如何确保人们能够在两周内照顾好自己而无需与他人接触。”

她说,明年最终推出哪些方法还取决于疫苗的效果如何以及可能出现哪些新变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