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的校園欺凌率全球排名第二,我們做了什麼?

紐西蘭的校園欺凌率全球排名第二,我們做了什麼?(Stuff報道截圖)
▼安裝【紐西蘭生活網App】

【紐西蘭生活網】紐西蘭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報告顯示,紐西蘭的校園欺凌率全球排名第二。在紐西蘭,兩個孩子就有一個在學校受到欺凌,但是,大多數學校聲稱對欺凌行為零容忍。

我們教育部門是怎麼做的?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改變這一現實?

紐西蘭一半的孩子在學校受到欺凌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稱,每兩個紐西蘭兒童中就有一個至少每月被欺負一次。這是兒童遭受的最常見的暴力形式之一,可能會對受害者,旁觀者和欺凌者本身造成長期傷害。

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稱,每兩個紐西蘭兒童中就有一個至少每月被欺負一次。(Newshub報道截圖)

在截至2018年8月的12個月中,警方對39起兒童和青少年欺凌事件作出了回應。

根據經合組織的統計,18%的紐西蘭學生經常被欺負。在他們的指數中,紐西蘭是經合組織報告的欺凌率第二高的國家。

教育部(MoE)表示,學生髮現的最常見的欺凌形式是:「其他學生取笑我」(17%),「其他學生故意將我排除在外」(13%), 「其他學生傳播關於我的骯髒謠言」(13%)。

7%的紐西蘭學生報告說他們受到了肉體欺凌。

7%的紐西蘭學生報告說他們受到了肉體欺凌。(Newshub報道截圖)

兒童專員Andrew Becroft告訴Newshub,這樣的比率「令人非常不安」。

「孩子和年輕人受欺凌的事實經常讓我擔憂,這是這個國家的恥辱。」

他將我們的欺凌統計數據歸因於「夥伴間的暴力,家庭暴力,虐待和忽視兒童以及不平等」。

學校如何處理它?

紐西蘭是發達國家中青少年自殺率最嚴重的。欺凌的影響正在對學生的身心健康造成嚴重影響。

在多個案例中,學生試圖在校園內「苟活」,沒法再容忍被虐待的境況。

懷卡托北部Te Kauwhata學校的一名學生說,由於學校里漫行的欺凌文化,她試圖在校園裡自殺。她活了下來,但在再次被欺負之後,她又一次試圖自殺。

幸運的是,她的母親找到了她,並叫了一輛救護車,醫務人員設法挽救了她的生命。

但其他人並不那麼幸運。惠靈頓少年Alatauai Sasa在被同學叫她「去死吧」、「離開這個世界吧」之後,真的「離開了這個世界」,她在自殺當天,從學校St Catherine’s College被送往醫院,但無法再活過來。

教育部表示,它沒有收集有關在學校里被欺負的兒童百分比的數據,也沒有收集導致兒童住院或死亡的欺凌事件的數據。

但是,它專註於確保學校保護學生免受欺凌。

「法律要求學校為學生提供能保障人身安全和情感安全的環境,所有學校都應制定一項政策,明確什麼是欺凌行為,並規定學校如何解決這些問題,以確保學生的各方面安全。」

但教育評估辦公室在2017年的審查發現,8%的學校董事會未能為學生制定反欺凌的政策、流程和計劃。

專員Becroft告訴Newshub,「沒有一個完全沒有欺凌的學校」。

「有欺凌預防指導方針,雖然在這方面取得了一些實際進展,但我們仍然不確切知道有多少學校已制定或未制定有效的計劃。我們也沒有進行測量以評估全國和地方的學校中的欺凌率是否會下降或上升。我認為我們需要這樣。」

8%的紐西蘭學校沒有制定欺凌預防指導方針(Newshub報渞截圖)

奧克蘭大學的副教授,青少年健康研究員和兒科醫生Simon Denny博士說,欺凌是我們學校教育系統中根深蒂固的問題。

他說,他們自己過去10到15年的調查顯示,欺凌率沒有顯著下降。他在2017年告訴Newshub :

「最新的數據表明,大約有6%的年輕人每周被欺負,甚至更頻繁。」

「我們知道欺凌的後果很重要。被欺負的年輕人會因這些經歷而產生行為和情緒健康問題,因此這是我們需要解決的問題。」

Casey女士告訴Newshub,教育部致力於通過多種方法減少學校欺凌行為。

「我們正在繼續開發資源,以支持學校有效推進個人反欺凌,特別是要將兒童和青少年組織起來,讓他們參與欺凌預防解決方案。」

政府減少欺凌行為的努力包括一個多部門欺凌預防小組,無欺凌紐西蘭學校工具包(Bullying-Free NZ School Toolkit),以及與心理健康基金會的粉紅襯衫日(Pink Shirt Day),每年一度舉辦的紐西蘭全國無欺凌周(Bullying-Free NZ Week)。

但Denny博士表示,需要更多的資金來幫助降低欺凌率。他說:「如果我們要對紐西蘭的欺凌率產生真正的影響,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Becroft專員認為這是一個需要系統響應的系統性問題:「目前,實施欺凌預防行動計劃對每所學校來說都太過脫離實際了。指導方針很好但並非每所學校都使用這些指導方針。我們需要進行適當的年度測量,以評估利率上升或下降。」

哪裡可以找到幫助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