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投资者巨资买下葡萄园巨亏脱手,原业主痛哭律师拍手称快!

Karaka Point Vineyard and Lodge 坐落在超过 8 公顷的园景花园中,并拥有三个湖泊。 照片/提供
日韩产品推荐

【新西兰生活网】在未能满足海外投资办公室 (OIO) 严格的规定后,富有的中国投资者被迫出售巨资投下的葡萄园并蒙受巨额损失。

中国公司新东悦集团新西兰有限公司( Xindongyue Group NZ Ltd)于 2014 年获得了许可,可以以 299 万纽币的价格在克拉克斯海滩(Clarks Beach)购买卡拉卡角葡萄园和旅馆(Karaka Point Vineyard and Lodge )。

这家公司承诺在三年内增加产量并向中国出口 131,000 瓶精品葡萄酒,创造就业机会,增加投资和出口收入。

然而,NZ Herald 根据《官方信息法》取得的文件显示,这家公司未能实现其目标,2015 年至 2017 年间生产的葡萄酒不到 10,000 瓶,出口收入比预期低了近 70%。

花胶海参鹿产品

前业主安妮·马丁(Anne Martin)花了超过 25 年的心血,精心开发了这家风景如画的酒庄和旅馆,她声称那对中国买家已经“放弃”了葡萄园的运营,让她一生的心血陷入“搁浅和毁灭”。

前所有者安妮·马丁说,她曾经辉煌的卡拉卡角葡萄园被“搁置和毁坏”。 照片/提供

马丁告诉 NZ Herald ,她相信“他们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她觉得这个业务“对他们来说太难了,他们是一对年轻夫妇,他们只是不喜欢那种工作”。

新东悦集团新西兰有限公司的董事、商人赵德胜(Desheng Zhao音译)此前说服了监管机构,他说他的合资企业将“为新西兰带来实质性和可识别的利益”。


但 NZ Herald 透露,该公司今年因未能遵守旨在保护新西兰敏感土地和促进新西兰商业利益的许可条件而被迫出售这处 8 公顷的房产。

NZ Herald 获得的一份海外投资办公室 (OIO) 的调查报告显示,该公司未能实现葡萄酒出口、豪华住宿和葡萄园维护的商业计划目标。

调查人员最后写信给公司董事:“(你们)提供的房产图片显示葡萄园杂草丛生,似乎没有得到很好的维护,这与您种植商业葡萄园的计划或豪华酒店住宿服务的概念不符。”

该物业拥有宽阔的果园和橄榄树林,以及带 12 米封闭式恒温游泳池、健身房和桑拿浴室的五卧室、三浴室大宅。 照片/提供

这家公司回应说,进军中国市场遭到“重大挫折”,并承认“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海外投资办公室 (OIO) 表示,该公司没有向监管机构报告持续存在的问题,这是一个“严重的失误”。

“你报告的活动表明你已经大大偏离了发展业务的协议和时间表。”

最后,该公司被勒令处置这一财产,否则会面临进一步执法行动的风险,其中可能包括最高一年的监禁或 300,000 纽币的罚款。

Karaka Point Vineyard and Lodge是受欢迎的婚礼和活动场所,同时还生产屡获殊荣的葡萄酒。照片/提供

房产记录显示,新东悦集团新西兰有限公司于今年 5 月以 239.8 万纽币的价格将这处豪华物业转售给新西兰库克商业有限公司(New Zealand Cook Commerce Ltd)。

尽管现在新西兰的房市是前所未有的炽热,但七年之后的这笔买卖仍然巨亏了近 60 万纽币。

新东悦集团新西兰有限公司的现任董事是李琳(Lin Li音译),其在公司办公室记录中写的地址是:Karaka Point Vineyard,以及中国山东省的赵家人。

北岸咖啡厅

NZ Herald 试图联系这位董事,但没有成功,葡萄园原来登记的电话号码也已失效。

Karaka Point Vineyard and Lodge 本是受欢迎的婚礼和活动场所,同时还生产屡获殊荣的葡萄酒。

该物业拥有风景优美的草坪、三个风景如画的湖泊、广阔的果园和橄榄树林,以及带 12 米封闭式恒温游泳池、健身房和桑拿浴室。

它还有私人收藏的欧洲雕像。

马丁告诉NZ Herald ,当初在出售房产时,她与买家签订了合同,负责培训买家的葡萄园运营。

购买葡萄园的中资公司计划向中国出口葡萄酒,创造就业机会和投资。 照片/提供

但马丁觉得后来他们似乎失去了兴趣,她只曾经帮助监督过一次出口货物。

后来她听说这两人已经放弃了这个葡萄园,所以亲自拜访了他们,以确认这一消息。

“我开车出去的时候,然后吓得高举双臂。这太可怕了。”

“他们砍伐了霞多丽葡萄藤上的树木,游泳池都变成绿的了,雕像掉进了湖里。果园里的树都快死了。”

2013 年经营这一物业的代理商说这是一片“令人惊叹、宁静的环境”。照片/提供

她说她觉得他们基本上是“让整个地方自生自灭”。

“我离开的时候痛哭流泪。”

“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买它。”

顺德家具

在 2014 年的拍卖中,马丁的律师是亚历克斯·维滕-汉(Alex Witten-Hannah),他说,他们 2002 年的西拉(Syrah)曾经以每瓶 90 纽币的价格出售。

“有一个美丽的葡萄园,酿造着美丽的葡萄酒。”

“这是一场血腥的悲剧。”

亚历克斯·维滕-汉表示,当时这家中国公司就这一物业所提供的价格远高于其他潜在买家。

当时,关于富裕的外国投资者购买新西兰敏感土地的问题引起了相当大的争议。

亚历克斯·维滕-汉对海外投资办公室 (OIO) 采取的行动感到很“开心”,因为他认为投资者似乎没有尝试认真经营好这片葡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