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产士:现在我在澳洲的薪水是新西兰的三倍

Sian Redman. Source: Breakfast
▼安装【新西兰生活网App】

【新西兰生活网】一名助产士接受采访时说,她现在在昆士兰的收入是她在新西兰医院工作时的两到三倍。

助产士斯安·雷德曼(Sian Redman)在接受Breakfast采访时说,自从去了澳洲之后,她的生活方式也有所改善。

在过去的 10 年里,她一直担任助产士,其中 4 年在新西兰工作,包括担任自雇的主要产妇护理员 (LMC)。在此这更早之前,她在英国的 NHS 工作,后来来到新西兰是想找份更报酬的工作。

花胶海参鹿产品

但是,她说她现在在澳大利亚的工作条件更好,她的食宿费用也下降了。

“最大的耻辱是,30 年前,助产士们都认为我们在新西兰的这种护理模式是独一无二的,并且(某些东西) 被全世界视为黄金标准。”

“现在许多助产士选择自愿离开,以获得更好的薪酬和条件。”雷德曼说。

她说,在新西兰,LMC 经常不得不独自工作,有时还要充当新产妇的独挡一面的专业照顾者。而在澳大利亚,医生和其他专业人士“更多地参与”了新产妇的护理。

尽管新西兰的工作水平有所提高,但雷德曼说:“新西兰的助产士也没有得到报酬。条件没有那么好,并且要做更多的事,有更多的责任。”

随着澳大利亚更积极地挖走新西兰人,人们越来越担心新西兰卫生部门可能会因技术工人短缺而受到打击。

昆士兰在NZ Hreald报上做广告,将新西兰护士挖过去。资料来源:rnz.co.nz

过去几天,NZ Hreald(新西兰先驱报)刊登了昆士兰州政府“厚颜无耻”的半版广告,这个广告怂恿新西兰的助产士和护士们考虑在“阳光明媚的昆士兰东南部”“拓展(她们的)视野”,同时“摆脱(新西兰)冬季的寒冷”。

新西兰护士组织护士工会(New Zealand Nurses Organisation,NZNO)担心这些广告会引起新西兰本地工作的卫生人员的不满。

Enagic还原水

昨天,随着与地区卫生局的薪酬谈判继续进行,NZNO 的成员以压倒性多数投票决定再举行 3 次罢工。护士们计划在 7 月 29 日至 30 日、8 月 19 日和 9 月 9 日至 10 日期间走上街头,罢工以抗议低工资和工作条件。

阅读更多:为争取更高资薪,新西兰各地数千名护士上街罢工

Sense Partners 的经济学家沙姆比尔·埃库布(Shamubeel Eaqub)表示,咨询公司的分析显示,澳大利亚护士的平均收入比新西兰同行高 50%。

他说,而新西兰相对收入的食品和住房成本要高出约 50%。

“它并不适合所有人,你在新西兰的家庭和其他承诺可能会阻止你(去澳洲工作),但 50 万新西兰人选择将澳大利亚称为自己的家。”

由于在大流行期间,几乎没有与其它国家互通,埃库布表示,澳大利亚企业瞄准新西兰工人“是有道理的”。他表示,这最终会伤害到众多行业。

Sense Partners 估计,随着人们接种 Covid-19 疫苗并且各国重新开放边境,人们离开的需求将被压抑。但他补充说,考虑到新西兰长期依赖移民,新西兰的问题“没有快速解决办法”。

推荐Skills免费课程

“在某些方面,我们需要承受这种痛苦,并认识到我们不可能以低薪来获得高服务,不可能付给人家一个李子,却想着能得回一颗桃子。”

国家党党魁朱迪思·柯林斯(Judith Collins)表示,政府可能会利用隔离管理系统(MIQ)的空闲位置将国外的护士引入新西兰,以解决技能短缺问题。

她说,更好的人员配备比例和培训当地员工也将有助于改善这种情况。

“几周前,我和澳大利亚总理进行了交谈。他对澳大利亚将接收那些我们看起来并不重视的人持非常开放的态度。”

“最终,留在这里工作的将是一些持签证来、但未能兑现承诺将家人带到新西兰的人,或者是在当地接受过培训的新西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