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餐厅专为狗狗制作高级法式大餐,做工精细食材讲究,被批“太奢侈”?

【新西兰生活网】走进旧金山的Dogue咖啡厅,就像一脚踏入动物电影拍摄现场。

可爱的狗狗们坐在皮革沙发上,专心舔食摆在面前的精致甜品。一个吃完了,湿漉漉的眼睛望向旁边的服务员,下一个甜品端过来接着吃。

像咖啡厅这样的场所,不应该禁止宠物上桌吗?

大部分美国咖啡厅确实如此,但Dogue不一样:
它是一家专门服务狗狗的店。

Dogue咖啡厅的老板是拉赫米·马萨威(Rahmi Massarweh),他受过多年传统法餐培训,曾经在高档法国餐馆里当行政总厨。

烹饪行业严苛又挑剔,在高压环境下工作,马萨威渐渐受不了了。

2015年,他从餐馆辞职,发誓再也不当厨师。对专注厨艺十几年的他来说,这个决定既痛苦又解脱。

没有收入来源后,马萨威和妻子搬到岳父岳母家的地下室住。老人们建议他们帮人遛狗,赚点零花钱。

马萨威同意了,他收养了一条叫“小灰灰”的獒犬,每天带着它和其他人的狗到处逛。所有狗被他带得健康有活力,见到的人都要夸一句。

他觉得自己在这方面有天赋,和妻子开了一家狗狗日托中心。

“在经营狗狗日托的时候,我们遇到很多客人询问如何选狗粮。” 马萨威告诉媒体,“我永远不会忘记第一个让我为他的狗定制食物的人。”

那位客人有一条12岁大的金毛犬,被诊断出患有癌症,只能活2个月。他希望金毛犬在最后的日子里吃上美味的食物,而不是干巴巴的狗粮。

“刚开始,我对做食物没什么兴趣,因为我刚离开餐饮业。但那狗活不了多久,为什么不完成心愿呢?”

马萨威为金毛犬做了很多实验性食物,它们营养又精致,看上去和人类食物很像,但更符合狗的口味。

时间过去一周、两周……两年,那只狗狗还活着,而马萨威做高档狗食的功夫已经练到炉火纯青。

他开始接单做小批量的手工狗食,顾客们抢着要买。

今年3月,马萨威在旧金山高档餐厅云集的教会区开了Dogue咖啡厅,“Dogue”取自法语里“獒犬”一词。

咖啡厅专卖狗吃的饼干、甜点、肉菜和汤,菜品价格在2.5美元到95美元之间。

周末还有高性价比的“品尝套餐”,75美元一位。

狗狗们能吃到有机南瓜饼、鸡肉白桦茸蘑菇汤、木炭果馅饼、鸡皮华夫饼、卡普雷塞沙拉、手切草饲鞑靼牛排和野生羚羊肉。

马萨威受法餐影响,所有菜品设计得格外精美,人类看到都忍不住流口水。

比如,用羚羊肉做的红玫瑰糕点。

用红烧羚羊肩做的螺旋藻糕,蓝色来自螺旋藻。

用月茶做的金酱蛋糕。

用加州家庭农场里养的鸡做的法式小蛋糕。

还有蘑菇甜甜圈、地瓜塔、刺槐豆蛋挞、碎牛肝泡芙、椰子脆饼、木薯杏仁糕……

虽然看着都很美味,但马萨威不建议人吃,因为甜品里没有糖,肉菜里也没有盐。人类吃起来只会觉得很怪异。

“我们给狗做的食物以全蛋白和脂肪为主,以水果、蔬菜为辅,再加一些精选的狗用奶制品。为狗的健康着想,我们不做富含碳水化合物的食物。”

“虽然我品尝过所有菜品,但不推荐其他人去尝。里面有些成分是生的,而且大多数没有经过调味,不符合人类口味。”

狗狗点的菜相同,但实际吃到的东西有些许差别。

“我们的菜品会根据狗狗的品种、年龄、体重、活动水平、身体状况以及过敏性进行调整。狗与狗之间吃的食物有细微差别,我们都会考虑到。”

马萨威希望店里提供的食物,尽可能像野狗在大自然里吃的东西,这在他看来是最健康的。

“我们提供很多种肉,比如野生羚羊肉、野生鹿肉、鸡肉、火鸡、鸭肉、珍珠鸡等。这些东西都展现了Dogue的核心卖点:新鲜食材。我们还提供一系列单原料手工小零食给狗狗吃。”

店里的所有食物都是马萨威做的,要花两天时间做成,耗时耗力。

他表示,Dogue咖啡厅里的一切都符合高档人类餐厅的标准。

如果周末的品尝套餐是卖给人类的,价格就不止75美元,会涨到500美元。

自从Dogue开业后,来店里消费的狗主人和狗就络绎不绝。很多人在这里给狗狗过生日、节日和纪念日,从姿态看,它们很喜欢这里的食物。

一只叫Cole的小狗曾经流浪街头,被主人领养后变得娇生惯养,拒绝吃粗糙的狗粮。

Dogue咖啡厅是它的天堂。它爱吃心形羚羊馅饼,每次吃用舌头把蒂芙尼蓝盒子轻轻掀开,然后把饼叼出来大嚼特嚼。

它还爱吃牛肝馅饼,馅饼放在一个可食用的蜂窝笼下,里面装着南瓜味凝胶珠。一不小心,南瓜珠会掉到地上,Cole急急忙忙去追,一颗都不肯放过。

它最爱吃的是烧了14小时的法式慢炖牛肋排,用它主人的话说,“每一口都让它瞪大眼睛”。

另一边,一条叫Jojo的小约克夏兴奋地全身颤抖,它看到主人点了一个蓝绿色球形糕点,那是给它的生日蛋糕。

这家人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车,来Dogue咖啡厅庆祝生日。蛋糕端上桌后,Jojo一头扎进去,吃得狼吞虎咽。

15岁的Pickles对同类们不够优雅的进食方式有些鄙夷。它仔细端详每一道菜,细细品尝味道,只吃最好吃的部分。

虽然桌上还剩着食物,但Pickles已经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它走到其他桌旁,示意那里的人类给它吃的。

红火的生意让马萨威开始考虑开分店。他早已重得烹饪的自信心,只是不再为人类做饭,“狗狗才理解我的烹饪艺术”。

不少人指责Dogue咖啡厅太过奢靡,当人饿肚子的时候,费尽心思给狗做美食。有些人甚至把它抬到“资本主义的腐朽”、“贫富差距的写照”这样的高度。

马萨威说自己没想那么多:“那些社会不平等啊,经济不平等啊的说法,没有让我迷失。我觉得这些问题对一家狗狗咖啡厅来说太大了,无法承担也无法处理。”

“我把宠物当作家人,家人就应该得到更多。反正,这是我作为厨师的想法。”

对穷人来说,Dogue咖啡厅确实有些刺目。但旧金山的高档餐厅何其多,这家店除了受众不同,并没有太特别。

偶尔带狗狗过来吃一顿,看它们可爱的表情和贪吃的动作,
对爱狗的人来说,也是美好的回忆吧……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lifeandstyle/2023/jan/01/fine-dining-cafe-dogs-san-francisco-dogue
https://nypost.com/2022/10/27/san-francisco-dog-restaurant-dogue-offers-steak-pastries/
https://apnews.com/article/san-francisco-restaurants-dogs-a6c1ba368023209a1bb5afd027b76742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dogue-dog-food-cafe-san-francisco-luxury-tasting-menu-photos-2022-10#the-red-rose-10
https://www.sfchronicle.com/food/article/dogue-review-17502163.php#photo-23034384
https://www.instagram.com/dogue.sf/?hl=en

——————–

Lilith-Milia:我要吃!我要吃!

venicevencie:看上去比人吃的还好

放弃进食:可别让我家狗子看到啦

栉风winds:富贵者自己意识不到贫富差距的写照好像站在他的角度看确实也没做什么,谁都没做错什么,但差距和不公就是摆在那里

kikibeans:我也想让我狗狗能去fancy的地方享受一下

阴间人重拳出击:贫富差距冲这家餐厅也没必要,不开这餐厅钱和食物也不会流向穷人

云窻:下辈子我也去这儿吃